即使一切徒然:英國藝術家理查德·沃克個展

the fallibility of intent 2

《意圖的錯謬》(The Fallibility of Intent),2015,影像輸出,81.5cm x 122cm。

倫敦「卡羅爾/弗萊徹」(Carroll / Fletcher)藝廊於2015年底推出英國藝術家理查德·T·沃克(Richard T. Walker)個展:「一切皆無法成為什麼」(everything failing to become something),展出若干舊作與今年的新作,包括攝於美國西南德克薩斯州、新墨西哥州和亞利桑那州的行為錄像作品,以及攝影、版畫與裝置。

沃克畢業於倫敦大學金匠學院(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主修藝術創作,現居舊金山。他的作品多融合行為表演、錄像、攝影與裝置,也跨足音樂界,創作受到布萊恩·伊諾(Brian Eno)、拉蒙特·揚(La Monte Young)、九○年代獨立搖滾樂團Sebadoh、Dinosaur Jr與Pavement的影響。他常將音樂與搖滾樂的精神結合,增添激昂的旋律感,卻不失視覺上的優雅。

IMG_4905

《瞬間性地永遠在一起》(momentarily together forever),2014,Telecaster吉他、三腳架、影像輸出,尺寸依場地而定。

「山峰」是沃克這次展出作品中的重要元素,他大約從2010年開始,運用攝影影像,「覆蓋」真實世界中的山峰,更以各種方式「介入」大環境,讓影像、旋律和他自身一同與土地進行對話。這樣的靈感來自他從英國移居美國的經驗。當他從熟識的歐洲大陸,來到遍地沙漠的美國西部,大環境轉變是很大的轉捩點,他開始追尋自我心中某個東西,並激起他在新環境持續創作的慾望。

沃克的作品多結合搖滾吉他與攝影影像,或是對著山巒唱歌,或是對著山巒表演,如此正面且熱血的印象,是沃克作品給人的第一直覺。不過,當你仔細端倪細節、他的行動、展覽標題與文字,會發現他的作品是在憂傷中產生哲思的。究竟,沃克在那塊土地上,想要追尋的是什麼?山峰對他來說,又象徵什麼?

展覽中,「山峰」無所不在。不同的是,在裝置作品中,山峰的存在是有形的,但在平面作品中卻是缺席的、相對無形的例如裝置《瞬間永遠在一起》(momentarily together forever)與《偶然的可預設性/一同的形狀》(the predictability of happenstance / the shape of together),兩把電吉他與吉他架,被製作、排列成山的形狀;《在此被無視》(in defiance of being here#8)的細長燈管,亦復如此。

沃克其他類型展品也有可觀之處,如結合版畫與攝影的《意圖的錯謬》(The Fallibility of Intent)、攝影裝置《距離悖論(倒)》(a paradox in distance (inverted))是這兩年的新創作手法。沃克運用19世紀描繪山巒的版畫複製品,創作出《意圖的錯謬》系列。他剪下山巒的部分,挪至畫面底部,原先空缺處則加上純色的幾何圖案。如此的「剪下」與「覆蓋」動作,呈現他對於自我在大自然中的存有體驗。

IMG_4921

《在此被無視#8》(in defiance of being here#8),2015,霓虹燈、Casiotone MT-68鍵盤、石頭,尺寸依場地而定。

因環境而生的私密浩瀚感

透過人,浩瀚感變得可以意識到自身。人是一種遼闊的存有者。—加斯東·巴舍拉(Gaston Bachelard

審視沃克2010年至今在美國西部的創作,他所對話的土地不盡然是一個「景觀」(landscape),或許稱「地方」(place)比較合適。美國知名作家、藝評家和策展人露西·利帕(Lucy Lippard)在《本土的誘惑》(The Lure of the Local)一書指出,兩者的差別在於觀看的角度。前者是「來自外部的觀看,為觀賞的經驗建構背景」,後者則是「從內部看向外部」。

the_predicament_of_always_guitar-1680x945

《永遠的困境(就像原先一樣)》(the predicament of always (as it is)),2014,雙頻道HD錄像影片,12分5秒。

面對大環境,人類常感到自身的渺小,而開始轉向對內心深處的探索。法國哲學家巴舍拉在《空間詩學》中認為,浩瀚感其實來自我們體內,它是一種自我感受的擴張,也是某種想像意識的投射。如此的「私密浩瀚感」是無邊際的,人並非只對某個實體空間訴說,更多的是人與自身對話。

綜觀中西方風景、山水畫,畫家無不因自然環境遼闊而激起內心的心靈對話。沃克的作品便是關注這種「私密的浩瀚感」,並延伸至對生命的思考。「山峰」的重要性,在於它是代表「everything」的實體,而這個「everything」則是藝術家心中的某個理想,且是遙不可及的。如何與理想更靠近呢?沃克以不同詮釋方式、以身體力行,貼近自然再回到內部世界,誠實面對存有的問題,並將哲思帶入作品中。

有趣的是,此次展覽名為「一切皆無法成為什麼」(everything failing to become something),似乎是延續沃克創作於2010年的錄像作品《我知道你是一切,但我還是想要你成為一切》(I know you are everything but I still want you to be everything)。每個人都有理想,我們追尋、探索,努力相信自己走的路是正確的,或許過程中會經歷許多差錯,但當我們抬頭仰望,還是相信我們已接近頂峰,即使所有的一切可能都是徒勞,我們仍相信那個「everything」已在不遠處。

原文刊載於《藝術家雜誌》第486期。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