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時間靜止的亞維儂古城

這幾天,在南法亞維儂(Avignon)念書的大學好友J來訪。好客的我當著導遊,帶她到處遊走倫敦的大街小巷。我已經太習慣倫敦的生活速度,總是不小心走太快,回頭才發現J還沒趕上我的步伐。人滿為患的道路與密密麻麻的地鐵使她頭暈。畢竟,每一天的倫敦街頭都像跨年夜,這裡的時間是二十四小時瘋狂運轉而沒有停歇的,使「我們」每個人都如那兩根時針,來回不停地順時針轉動。

南法就不一樣了。J的來訪卻讓我憶起兩個月前在亞維儂的那一週……在那,時間似乎靜止了,連我們的呼吸速度都被自動放慢,任由肌膚與毛孔感受普羅旺斯的溫度觸摸,一點一滴地放下所有急促。

還記得那天,我一出亞維儂車站,遠方的J緩緩走來,看到我後便馬上向前擁抱我,南法的朝氣瞬間溫暖了我。猶如英國作家梅爾(Peter Mayle)在其著作《普羅旺斯的一年》(A Year in Provence)中描述普羅旺斯的風情,這裡的空氣沒有一絲憂鬱,只有熱情存在。這本書是作者於1986年遷居南法後的第一年生活點滴,佳餚、美酒與風景,使人不自覺的陶醉。我跟梅爾一樣,從陰雨綿綿的倫敦來到南法。一路坐火車,看著窗外景色從平地到丘陵,從葡萄園到橄欖樹,塞尚與梵谷當時所感動的就是這景色啊。以前總覺得南法好遙遠,但當時的我,腳下踏的確實是這塊土地─—這塊普羅旺斯暖陽照射下的沃土。

「記得喔,如果迷路了,就沿著城牆一直走,怎麼樣都走得回來的。」J千叮嚀萬叮嚀。我照著她的路線,一路走到教皇宮(Place du Palais),爬上岩石公園(Jardin Doms)最高處,眺望這座被城牆包圍的古老城鎮。

亞維儂始建於古羅馬時期,古城牆內是被劃為觀光區的老城(intra-muros)。十四世紀初,歷史上重大的「天主教大分裂」使歐洲情勢緊張,天主教教廷從羅馬梵諦岡遷移至此,此段時期也被後世稱作「亞維儂教廷時期」,前後共有七位教宗在此生活。教廷的統治延續到1791年,其後亞維儂古城才歸屬於法國的一部分,在這之前只有對岸的亞維儂新城(Villeneuve les Avignon)屬法國領土。當時,我站在亞維儂的最高處,闔上雙眼,想像七世紀前的這裡是什麼樣子。張開眼睛,隆河、聖貝內澤斷橋,與沃克呂茲高原等自然風光盡收眼底。我想,這就是為什麼那首法國民謠這樣唱吧:「在亞維儂的橋上跳舞吧!跳舞吧!….」在此,所有煩惱都已被拋到九霄雲外,只允許自我陶醉在亞維儂古城的懷抱之中,任由裙襬隨風搖盪……

「妳回來了!我以為你找不到路!」J打開她的小閣樓彩色木門對我說。

我說自己看風景看得太出神,不小心忘了時間。當時差不多是晚上八九點,天還是亮的。梅爾在普羅旺斯的第一年始於午餐,而我的第一天呢?始於宵夜時刻的晚餐。

「我大概是台英德法混血吧。」我說。

我們聊著自己內心有哪個國家的人格特質。我說自己既理性又感性;既嚴肅又有點瘋狂,所以是四國混血。

「我內心現在只有法國啊,我是法國人了you know。」J穿著短袖家居服站在窗邊對我說。

是啊,普羅旺斯的暖陽讓妳不一樣了,在倫敦的我也不一樣了。

然而,在這裡─亞維儂,時間靜止了,一切似乎回到我們的大學時光,那些青澀的上學日子。我們仰頭大笑,喝著啤酒,望向星空,說著以前有多快樂、多瘋狂。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讓時間靜止的亞維儂古城

  1. 非常喜歡《普羅旺斯的一年》這本書,對普羅旺斯嚮往已久,也知道梵高在當地留下他的蹤跡,可惜未有機會到當地一遊

    Like

    • Van Gogh住的地方是亞維儂附近的城市亞爾勒(Arles),是我那七天造訪最喜歡的城市!之後會分享關於亞爾勒與梵谷的故事。有機會一定要來一趟普羅旺斯!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