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的畫筆?迷你拿破崙與政治諷刺漫畫

2015年,除了是「二次大戰」終戰七十周年紀念外,亦為「滑鐵盧戰役」(Battle of Waterloo)200周年。此役是拿破崙的最後一戰,在比利時的滑鐵盧,叱吒風雲的「法國人的皇帝」在6月18日這天被英軍與普魯士聯軍擊敗,帝國徹底覆滅。「慘遭滑鐵盧」一詞便被用來形容重大的失敗。1815年的滑鐵盧戰役一般被認定為史上最偉大戰役之一,更重要的是它開啟英國在世界的主導地位。

但最近的調查發現,當今28%的英國人不知道自己國家在當年打贏這場戰役,甚至會將倫敦市區的滑鐵盧(Waterloo)地鐵車站跟比利時的滑鐵盧鎮(當時屬於荷蘭王國)搞混。這項調查由英國國家軍事博物館進行,結果顯示英國人不知道誰打贏,或者完全不知道這場戰役,也有人以為是法國人戰勝英國和普魯士聯軍,只有53%的受訪者知道當年是英國威靈頓公爵帶領英軍贏得這場戰役。

puddingJames Gillra, Plum Pudding in Peril, 1805

還是對滑鐵盧戰役一頭霧水?或許你可以來一趟大英博物館(The British Museum),略過觀光客與木乃伊,直接到三樓觀看展覽「拿破崙與大不列顛:拿破崙時代的印刷與宣傳品」(Bonaparte and the British:prints and propaganda in the age of Napoleon)。這是大英博物館為了戰役紀念200周年而策劃的特展,有許多拿破崙時代的許多版畫或印刷,以及數件政治諷刺漫畫作品。

來自英法兩地的諷刺漫畫家,用趣味的構圖、造型與對話,不僅記錄拿破崙時代,更藉此表達他們對當時政治的看法。有趣的是,這些畫作都將拿破崙的比例放到最小,可說是非常「迷你」,更直接調侃他是「Little Boney」。168公分的拿破崙確實不算高,但也並非非常矮小,但人們對他的印象就是侏儒皇帝等刻板印象。從這裡,我們便可以看到當時的諷刺漫畫與現代新聞媒體在某種程度上的相似之處,甚至歷史的角度也可以列入其中。

「因為你害怕他,所以才將他『迷你化』,讓他看起來沒有那麼嚇人。」該展策展人希拉.奧康奈爾(Sheila O’Connell)提出此論點,她認為兩國於1803年開始衝突後,拿破崙的迷你化也就此開始,並影響英國人對他的長久印象。可見,諷刺漫畫對於政治人物形象的塑造,在當時有多大的影響力。

Little-NB-Cartoon-2

general-frostWilliam Elmes, General Frost Shaveing Little Boney, 1 December 1812.

西方政治諷刺漫畫的歷史悠久,如此以畫筆評論、演繹時事、對抗現實的作法持續到今日。幽默畫風與犀利的調侃方式,長期深受西方讀者喜愛。其諷刺對象幾乎無所不包,政治、社會、軍隊、名人醜聞等都會是諷刺漫畫家下筆的題材。西歐國家的報紙大都有專門的諷刺漫畫專欄,同種風格的雜誌亦不勝枚舉。特別是法國人的「法式幽默」,漫畫家們常拿政客、宗教人士乃至總統直接開槍。

回頭看今年初震驚世界的法國《查理周報》(Charlie Hebdo)恐怖攻擊事件。導火線即是因刊登諷刺伊斯蘭教先知的漫畫,引起穆斯林不滿所造成的悲劇。不同於社論,諷刺漫畫更具有影響力,畢竟圖像比文字媒體更有易傳播性與易懂性,但也因此更容易在不同文化與國家造成誤會。

諷刺漫畫發展之初,不只是國家所仰賴的某種政治策略,更是重要的「抵抗力量」。這些漫畫家是藝術家,也是反抗者;是政治評論家,也是歷史的見證者。或許部分作品被誇張化,卻能從中看到他們對時事的態度、立場。歷史不再只是文字的紀錄,更是想像力濃縮下的震撼,這些精簡的線條,勾勒出一段段的「當下」。諷刺漫畫作為反抗的力量,或許就如傅柯所言:「抵抗不只是否定,更是一種創造性的過程。創造與再創造、改變狀態、積極參與所有過程─—這就是抵抗。」〈註一〉

法國知名地緣政治專家尚-克里斯多夫・維克托(Jean-Christophe Victor)收錄近九十位當代最活躍的媒體漫畫家的250幅作品,編成《反抗的畫筆》一書。從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拉開序幕,經過各地共產主義解體,再至2012年敘利亞內戰,呈現二十多年來這些漫畫家拿畫筆反抗獨裁、追求民主的歷程。在此,歷史不只是一條時間軸,而是歷歷在目的圖像,毫無遮掩地在我們面前重演。

「拿破崙與大不列顛:拿破崙時代的印刷與宣傳品」這檔展覽也是如此,跳脫線性歷史敘事形式,讓觀眾看到漫畫家如何以畫筆描繪這場關鍵性的戰役。有趣的是,這些諷刺漫畫雖說是反抗當時的侵略者,顯示的卻是英法之間的「瓜分遊戲」;看到的是大英帝國當時如何利用政治諷刺漫畫,一步步走向日不落帝國的至尊寶座。贏了戰爭,也鞏固了自己在世界的重要地位。

(文/戴映萱)

〈註一〉Foucault, M. (1982) ‘Sex, Power and the Politics of Identity’ in Rabinow, P. (1998) Ethics: Subjectivity and Truth (Essential Works of Foucault, 1954-1984, Vol. 1) . New York: The New Press.

Advertisements

4 responses to “反抗的畫筆?迷你拿破崙與政治諷刺漫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