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nder McQueen:穿在身上的致命浪漫

new-savage-beauty-banner

「無論你是鳥是魔,還是邪惡一先知,

看在我們頭頂共青天,上帝同膜拜,

解我心中愁,在那遠方樂土伊甸園,

我還能否相會夢中佳人名勒諾—-

舉世無雙窈窕女,安琪喚其叫勒諾。」

卻聞「永不再會」。

─ 《烏鴉》,愛倫坡(Edgar Allan Poe)

對於浪漫,你怎麼定義?瘋狂、激昂、奔放?McQueen的創作,似乎暗藏黑暗世界的惡魔,但層層揭開後,又讓人陷入困惑。那一身黑,配上紅色的厚唇。是烏鴉還是惡魔的象徵?

五年前,英國鬼才設計師Alexander McQueen的殞落震撼世界。然而,他其實還在這,仍存在於他所有的設計當中,或者說,這些衣服才是真正的他。此次回顧展,巧妙地在十個展間,圍繞不同的浪漫主義,爬梳他一生的設計脈絡。其中,「浪漫哥德」(Romantic Gothic)展間,在光影投射的詭譎氛圍中,展出他參考哥德式傳統的系列創作,而印有宗教畫圖像的那幾件作品,特別吸引我的目光。

0

「Alexander McQueen:Savage Beauty」展覽現場,倫敦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圖片轉自:http://www.bundpic.com/2015/04/57982.shtml)

MCQU_AW10_0125

Dress and boots (Autumn/Winter 2010) details from 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 The Last Judgment and The Temptation of Saint Anthony by Hieronymus Bosch (about 1500)

展櫃中最左邊的洋裝,結合十五世紀荷蘭畫家波許(Hieronymus Bosch)的三件畫作,包括《人間樂園》(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最後的審判》(The Last Judgement)與《聖安東尼的誘惑》(The Temptation of St. Anthony)。McQueen那一絲不苟的剪裁,順著身體線條的細節與宗教圖像的融合,形成有趣的呼應。

波許的作品一直帶有某種預言,歷史上對於《人間樂園》的討論亦不勝多數。該畫作以詭譎且精細的筆法,描繪塵世、天堂與地獄。確實,十五世紀某些千禧年黨派相信,人類若能克服罪惡,便可能在塵世建造天堂。然而,他想表現的僅是當時的異教寓言嗎?伯格(John Berger)曾提供一個有趣觀點,他認為這幅畫不可思議地預言當代的全球化秩序。畫中沒有任何地平線,且時空錯亂,這不就是所謂無遠弗屆的地球村?人們只要打開電視或是連上網路,世界上發生的任何事都「歷歷在目」。過剩的商品,源自人內心的貪婪,畫中圍繞草莓果的人們,不就是盲目拜物與追求甜膩滋味,實則陷入腐敗輪迴之路的人們?全球化或許建立了一個新世界,卻在某種程度下回到過去。

1280px-The_Garden_of_Earthly_Delights_by_Bosch_High_Resolution波許(Hieronymus Bosch),《人間樂園》(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1503-1504年,木板油彩三聯畫,220x389cm。

bosch

波許(Hieronymus Bosch),《聖安東尼的誘惑》(The Temptation of St. Anthony), 1505-06,Oil on panel,131,5 x 119 cm (central), 131,5 x 53 cm (each wing)。Last_judgement_Bosch

波許(Hieronymus Bosch),《最後的審判》(The Last Judgement), 1482,Oil-on-wood triptych。

對McQueen而言,他對來世與地獄的定義是這樣沒有停歇的循環嗎?拼貼後合而為一的天堂、地獄與塵世,是否也是打破時間維度的象徵?當我踏入最後的展間「柏拉圖的亞特蘭提斯」(Plato’s Atlantis),看到象徵慾望的蛇以及女性身體,在流動影像中襯托出前方的六件衣服。我恍然大悟。這些布料與影像兩者的結合,就是對未來的某個警世預言。

數位時代與全球化的劇烈加速度,讓生活在某種程度下變得更好。但事實如此嗎?融化的冰河、海平面的不斷上升……因為人類的貪婪,大自然早已開始反饋。它們是McQueen離世前的最後一系列,他在此,預言了ㄧ個戲劇性的人類未來。人類為了生存,將回到海洋。或許,我們從哪裡來,就可能回到那裡去。

「人們認為我的東西帶有侵略性。但我並不視其為侵略性的,我把它看作帶有我個人特質中黑暗面的一種『浪漫』」- Alexander McQueen

你說,McQueen的作品釋放野性與侵略性,如催狂魔般吞噬著所有快樂,僅允許恐懼存在。然而,他的痙攣之美、他的圖像預言、他的某種「Uncanny」,不是一種致命的浪漫嗎?

(文/戴映萱)

【展覽資訊】

「Alexander McQueen:Savage Beauty」

倫敦V&A博物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2015年3月14日到8月2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